新闻动态
  • 就在咫尺之间
  • 青色的火焰不宁肯地逐渐变幼
  • 其生产物料将被分配给7家企业
综合新闻

就在咫尺之间

2020-06-04 14:30      点击:176
子都举起指挥旗,手一挥。“立旗!”在数百修行者正前方,焰火旗、杏黄旗、紫神旗、烈金旗分别于离、坎、兑、震立了起来。这里距离大阵约有五十公尺,巨旗各有飞舞的图腾,在风中飘动着,一边是乌云满布的四刀四绝阵,阴风惨惨,一边是光芒四射的旗帜,正气凛然,四旗与四刀同高,遥遥相对,正与邪的对比,十分壮观。“立幡!”在旗帜的前方约二十公尺处,四旗与四刀的中间,“护魂幡”、“护魄幡”、“护神幡”及“护灵幡”,分别立出,较旗稍高,上头满满的符咒雕纹,此时阵内异形受到四幡的吸引,都飞到了阵前,又受了四刀牵制,两股力量拉扯,成了一道可怖的阵墙。“启阵!”震位灵山,兑位青虚,坎位纹兽,离位神匊,四人同时飞入半空,射出真元打向血刀,真元离血刀二十步之遥,便被护刀的防御圈挡住。四把血刀同时一震,被启动了,阵内鬼哭神嚎,异形四散,好像十分害怕四刀,或许四刀正是异形的克星。紫金色真元与那赤红色刀影,在空中对峙,四人身影震动不止,像是受到极大的压力。血刀力量强过四人,一下便将四人真元逼退了十步,那后头正是那四幡立幡的地方,随即,四刀受到四幡的吸引,一大半红光打在幡上,护幡八人身影同时一震。四旗在后支持,护旗四人也运足了功力,天空中原来是赤红色光芒压倒灵山等人的紫金光,现在灵山等人反而与血刀的护刀光圈对峙着。这血刀还真厉害,如果不知道破阵的方式,不要说是贸然入阵,即便发功在阵外与之对抗,也必会尸骨无存。现在四把血刀敌住十六名高手,另外十六名高手随时准备轮替。“入阵!”我等四队二十人同一步骤,开始依方位入阵,子都于阵前半空中发哨指挥,每步时间约十秒钟,不能任意而为,一步一脚印,丝毫不得有误,我一步前进,阿闪拉一步跟随,鱼贯而入。不知是不是运气好,我和正气之间,恰恰给那魔塔挡住。这阵存在恐已近千年,不知多少人葬生其中,以致于阵内的异形数量十分庞大。正对的异形,如同是一层的暗光墙,明知道那对我无害,可是恐惧的心理还是存在,一步踏出,异形分开,我们便像走在四面都有暗墙的甬道,甬道的正前方又有无数的异形,这种感觉实在不好。我这时倒成了大伙的挡风玻璃,异形如同苍蝇在身旁飞来飞去,想要视而不见,实在不容易,今日便如同身在恐怖片场景之中,希望每人能平安过渡啊。灵灭血刀就在正前方,一步前进,一步巨大,那吐出的血红光束十分吓人,从我上方而过,直打向护灵幡。粗大的光柱像是支赤色大柱子,血口大盆真似是要将我吞入,嗜杀面貌,煞气四处,滚滚翻动的冤灵,在血刀中哀嚎,我不敢抬头再向上望。再走十步,我正前面的上方可以看到巨大的赤色光圈,那便是血刀的防御光圈,正与灵山的紫金光僵持着。这血刀的护卫光圈力道一稍有不足,一道闪光劈下,便将异形吸起,捕入光圈之中,这可能便是净琉璃所言“血刀嗜食戾气”,只见防御光圈的红光在周围一闪一闪,到处捉异形,走在其中毛骨悚然,这种景象真是可怕。我想着如何能将它们视而不见,霎时灵机一闪,将心沉入那兜率心经,欢喜心起,压力便少了很多,突然兜率舍利子此时像是活了起来,幽蓝光在紫府内发散开。我刹那顿悟,在佛磬中也是对那怪魔,才让兜率舍利子茁壮的,四刀四绝阵的可怕,反而会促成兜率舍利子成长。而更人惊讶的,这入魔塔周围的灵气异常强大,此时在聚灵石的吸引下,竟然集束入我体内!我牵引着全数灵气供养兜率舍利子,在元神上的舍利子发出的蓝色亮度,居然大大超越那修炼许久的金伽蓝舍利子的淡红光!不知什么时候,我的周遭出现了一片幽蓝光,不久幽蓝光集成了一片光罩,那些异形似是以为在我身旁多些温暖,反在光罩外群集,如此或许也会减轻那其它三队的压力。步伐很慢,然而我并不难过。在阵中修炼,又有众多高手护住血刀,这可是千载难逢,这兜率心经我可是越念越过瘾,光芒越发光明,已不逊血刀红光,照耀周围,在这阴暗之中,乍现幽蓝一片,外阵惊呼声不绝。天空的乌云更黑,滚腾得像是有一群龙在其中鼓动,突然间,套在我脖子上头的“玉释灵环”飞了出来,在我头顶上形成了一个小光环。怪事发生了,光罩在我周围结成了圆柱状,那光柱随着步伐向上升起,一步一长大,如一管蓝色水银柱直上天际,约十步后,幽蓝光柱已抵半空中,正正与乌云接触。再一步,幽蓝光柱将黑云撕开,破了个开口。又一步,空中现出了七彩,这些七彩不知从何而生,瞬间,幽蓝光柱之内一道光束腾空而下,霓虹光芒四射,一会儿形成了红橙黄绿蓝靛紫七道小光柱,由破口而下,直接映在我头顶上头的“玉释灵环”。此时外阵纷纷扰扰,直呼不可思议,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只感到灵气异常,“玉释灵环”便像个吸石,那七彩光在我头上搅成了个漩涡,卷入了“玉释灵环”之中,然后一丝丝入我体内,供入了那兜率舍利子,一步一振动,舍利子一步一闪烁。那空中红光首先现出一颗赤红玄珠,由空中延红柱盘旋而下,接着又颗黄橙玄珠由黄柱而下,墨绿玄珠由绿柱,深蓝玄珠由蓝柱,靛青玄珠由靛柱,暗紫玄珠由紫柱,依序由空中盘旋降下。七颗玄珠在顶头之上围成圆形,一直旋转直收入了“玉释灵环”之内,一会儿空中幻出琉璃、金砂、砗磲、玛瑙、珍珠、宝石、白玉、彩玻、钻石各式各样宝物光影,这些光影旋了七圈,却逐一入我体内。外阵有人惊叫:“天啊,是七琤玉释宝。”“没错,七琤玉释宝。”“七琤玉释宝!我们看到的是七琤玉释宝!”“法王功德无量,天觉,勿喜勿惊,用心持阵。”另一个声音叫起。整个紫府全罩满了七彩光,七只七彩幻影宝物在紫府周围旋转着,越旋越接近兜率舍利子,我走了七步,旋了七圈,已抵舍利子,再一步,七彩幻宝收入了舍利子之中,又有部分化为粒子在紫府之内流动,游动的七彩微粒将紫府染得瑰丽灵幻。同时“玉释灵环”回到我的脖子上,不同的是多了七颗如幻如真的七彩玉珠,此时幽蓝光柱缩回,光罩更形强大明亮。正纳闷这是怎么回事时,忽然空中闪电交加,大雨倾盆而下,这个光罩倒像了个超大雨伞,雨侵不入。突然有只异形似乎还有意识,好像对我说话。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“神僧,我是波烈多真君,自恃才高,破阵而来,发功攻打血刀,无奈身影俱灭被吸入阵中,只差神识尚未被血刀完全炼化,魂飞魄散是难免了。“麻烦您,在房宿星的居肄湖畔,有座山庄, og视讯游戏投注平台帮个忙, og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官网平台告诉她不要再等了, ag真人线上视讯游戏平台可是永无相聚之时啊, 网投棋牌网址此阵赖得神僧破除,少些悲剧,唉,谢谢。”急速间,我受它感染,欢喜心稍有不足,压力陡升,多个异形离去,差些误事,我赶紧收拾心情,心无旁鹜再持兜率心经,幽蓝光罩再现。从入阵到现在,还算顺利,又意外得到了七净玉释宝,但是静下心来,一细想实在大意不得,想想那魔军全无踪影,魔塔之内也无人观阵,魔军到底在做什么打算?离出阵已不满十步,本以为如此一定可以安然进入塔内,哨声响起,我又向前走了一步,谁知北方联盟的队伍正从塔侧出现,他们的路线与我队就要接触上了。先是长生堂的月堂,再一步,是赤枚殿的不凡出现,又一步,不尘现出,下一步,出现眼前的正是那正气散人。我不敢大意,持续念经,幽蓝光一样照耀,再三步,我便可以出阵。也许是欢喜破阵有望,我嘴角浅浅微笑,意态庄严,而正气受雨所苦,十分狼狈,反而怒容满面。我从他侧面过,一眼便看到他的戾气正在上扬,内心失望、无奈、恨意正在侵蚀他的良知,我甚至可以感到周围的异形已经查觉,正要离我而去。他身后的九炼岛神分大师也已看出,眼神中透出些微紧张,可是出阵在望,他的眼神又露出了期盼兴奋。我可没这么乐观,眼看异形正开始群集在正气身旁,即便出阵在即,但是一步虽快,哪快得过那血刀的速度?这最后几步可是难熬啊。余二步,我不敢瞧那侧面的北方联盟。余一步,稍提勇气侧眼斜看下正气,我可以确定有异形入体,他的瞳孔布了些血丝,剩没几步了,希望大伙没事才好。再十秒,我出阵了,阿闪拉还差一步,东叶两步,紫仙三步,玄鹰四步。当日我刻意安排紫仙离我远些,如今不知是对还是错,因为,我在阵外反过身来注视大家时,那紫仙便是直盯着我,露出微笑。她没留意到,正气正看着她,露出深深爱慕,可是当他发现紫仙眼神在我身上时,爱意转眼成了无限的恨意,他忿怒的眼光改看向我,一副要把我吃掉的样子。再一步,阿闪拉已出阵来,同时正气的异形入体越来越严重,戾气一直上升,更可怕的是……“离”位的殁魄血刀竟收回了对“护魄幡”的攻击。神匊压力突然升高,他本是对付血刀防御圈,如此表示血刀已查觉北方联盟的正气散人,正蓄势待发,外阵的同道惊呼尖叫声不绝。北方联盟的纷乱感染了阵内,多人已查觉那“殁魄血刀”的赤色光柱不再,而已出阵外的月堂、不凡、子留、含兽,更是紧张万分,但是他们的紧张,又让那眼前的阵内同队道友更加恐慌。尤其是那不凡和不尘正两眼相望,就在咫尺之间,就剩这一步了!千钧一发,正气尚不知死活,血红的眼还盯我不放,突然神匊压力解除,惨了,这殁魄血刀收回对外阵的攻击,血红乍现正要射出。说时那快,这一步可定生死,神分突然发掌,将余二步的正气打出阵外,可那同时,综合新闻血刀不留情,红色光束穿胸而过,神分当场毙命。完了,神分的魂、魄、灵、神,全都分离,另外的三把血刀全数收回对外阵攻击,停顿一秒左右,血光入阵之内,四把血刀各自吸吮那神分的一切。东叶、紫仙、玄鹰便在我眼前,我不能乱,轻轻地说道:“不要惊慌,持咒。”他们不敢有误全念起大悲咒,此时释门队伍,也跟着持咒。外阵的北方联盟乱了脚步,群集攻向殁魄血刀,净琉璃在这边场外,大叫:“不要攻击,越攻击它越强大。”哨声响起,阵内人员又准备往前一步,可慢了,殁魄的敏锐度因神分被激发,外阵的攻击,更使戾气上扬,这些压力全都投射在北方联盟的队伍,那不尘一步正要跨出,血刀一闪,竟然将他吸回,血雾喷开,尸骨无存!我大喝:“不要惊慌。”无论外阵,内阵,已出阵的所有人无不被这场景震住,鸦雀无声,先前攻击那血刀的北方联盟炼气士,全数呆如木鸡。我方东叶及天宏已出场外,天兽令的制兽也出来了,然而情势并未好转,不尘被绞碎的身躯化成的血雾,不巧的飘向了隔壁天兽令的队伍。恐怖的景象让那天兽令最后的把兽,无法忍受,没法再待下去了,他便剩那两步,似是提起莫大勇气,大喝一声,纵身一跃,想出场外,哪知在此阵是飞不起的,才离地一尺便被扯回,那魂殒血刀一发现,刀影无情,刀光闪出,又成血影。也许是天的安排,因他的阵亡,倒使四只血刀忙于吸收他的魂、魄、灵、神,我方稍有片刻可用。就这一瞬,再一步,紫仙、羯卢帝及天兽令的王兽全出阵来。我轻轻地说:“玄鹰持咒,不要慌。”我和他面对面,只要一不小心,可就生死永别,他在我眼前微笑点头,真不愧是大宗师,五山联盟的接班人。最后的这一步,北方的神分及天兽令的把兽都已阵亡,在所有人的注目下,玄鹰及听谛终于出来了,真是惊险。可怜,阵亡了长生堂不尘、九炼岛神分、天兽令把兽,那神分必是受神匊所托,他是替正气而死,我方两个队伍则毫发无损,出得阵来,我内心松了一口气。但见神匊在外阵呆坐,牺牲了师弟,忽然放声大哭,唉,悲剧,出得阵来的不凡也痛哭失声,一步之间竟天人永隔,连魂魄都消散无遗。正气被神分打出阵后,昏迷不醒,除了他,我方便剩下十六人了。外阵乱哄哄,尤其北方联盟,长生堂对九炼岛本已不服,如今赤枚殿的不尘又死于非命,两个门派对那正气更加深恶痛恨!每人在外阵都眼见那异形入正气体内,如果没有子都在外压阵,他们可能早和九炼岛打了起来。所有释者不论在内外阵,此时合掌,齐道:“恭贺法王,收了七琤玉释宝。”我摇手示意,现不是讨论这个释宝的时候,接下来如何面对才是要务,于是对外阵发声,“五山联盟外阵听从子都大夫的指挥。”“是,盟主。”井然有序,口径一致十分整齐。我们准备如此充分,还是损失惨重,我有些怀疑自己直觉了,这一趟的凶险超乎想象。“假如我和玄鹰都无法回转,联盟由法成接手。”法成是天雾峰后起之秀,气度器量很大,思绪周全,果敢勇决,一年来的接触让人印象深刻,当日在阻击部作战,临危不乱真是个将才,我这一番话,即是权威,那玄鹰未来的接班人也定了,这是百年大计。“是,盟主。”不论尊卑大小,恭身同应。法成大叫:“盟主,我……”我向他摇摇手,示意不必再说。玄鹰也知此去入塔不知能否安然,大声说道:“法成,盟主的决定便是大家的决定,为了真圈未来,你要千万保重。”真圈修道者无不动容,我们没有人有一丝私心,没有人会争权夺利,在如此混乱状态,还能保住清明的思虑。子都在外阵说道:“大师,留下一人照料正气,可以吗?”净琉璃点头。他接着说道:“王兽留下,其余诸人都由大师指挥。”净琉璃、我、阿闪拉、玄鹰、东叶、紫仙、天音、天宏、羯卢帝、听谛、月堂、不凡、子留、含兽、制兽,共十五人讨论起入塔之事。净琉璃说道:“魔军何以未出,各位有何见解?”多人看我,连子留这般高手也眼望着我,我只得言道:“有两种可能,其一,魔塔之内另有阵局,他们都守在那阵内;其二,魔根本不在塔内。”众人惊呼,一下子全静默下来,连外阵全都屏息倾听着。“也许,他们已取得来此千年要找的东西,而他们另一目的入侵真圈,在祗仞谷会战后,魔军损失惨重,已难实现,短期即便魔月门开,由魔月派领大军也无必胜把握。“因此,可能魔月门提前开启,他们回转魔月星去了。”子都在外阵言道:“无论如何,也要入塔了解一番,最好将魔月门施以禁制,并想法子破了此阵,才是万全之策。”净琉璃遥望塔顶,手向上指,“此阵破除之处,便在那塔的顶层。”净琉璃眼中有很多情感无奈,眼直望着那上层魔塔,似是想透视那魔军存在否,魔月门存在否,我深知他一定要讨回宗巴魂魄的,如果那魔军真的回转魔月星!唉,他的皱纹越是深了。此时,我才认真看了这塔。塔分三层,第三层有四个很大的镂空窗,正对着那四把血刀。净琉璃向大伙说道:“我们入塔再做打算吧,阿风你领一队由东门,我领一队由西门。”这个塔好多骷髅雕刻,整个门正是一个超大的骷髅头,我等便由那嘴部进入,没门也没锁,以为会有番挣扎,哪知全无阻挡,顺利进入了塔内。如此顺利,大伙无不好奇,这里全无魔军踪影,正前北方方向一大楼梯向上,四根柱子各有魔兽浮雕,由魔兽口中各别吐出一光束,正打在楼梯入口处。净琉璃看了看,与天照等商议了一会,“这四只魔兽口中吐出光束护卫入口,必须有四名高手,发功阻住魔口,光束才能解除,而且需等到其它人上梯后,才可撤出真元。”玄鹰说道:“这么说,我们又要耗掉四个人啊。”净琉璃无奈的点头,上梯者的危险自然较高,大家都看着我,我只好说道:“由不凡、制兽、含兽、天宏发功阻住魔口,大家以为如何?”他们北方及天兽都有伤亡,而释门是义助而来,此一安排应是公允。不凡等四人同时发功堵住兽口,光束瞬时消失,我等十一人顺利上梯往那第二层去了。上了第二层塔,发现与第一层几乎一样,四个魔兽纹雕,射出四道光束,保护往上的楼梯。看来,这设计者用心良苦,那四刀四绝阵,外阵需要大量高手,如不集合众多门派是难以抵住血刀,而入阵人数又有限制,至多就这二十人,即便二十都顺利过关,每层又得用掉四人,看来能上得了第三层塔的何其少数啊。大伙又看着我,我只得再次分拨,“月堂、天照、羯卢帝及听谛,你们四人发功,其余的上那第三层。”我想若第三层真有魔尊,合净琉璃、阿闪拉之力,应该足可对抗,其余我和子留、东叶、玄鹰、紫仙负责应不成问题,毕竟那神教两位魔君已全阵亡于祗仞谷,顶多是密魔级人物。把最危险的任务留给自家兄弟,下此决定,内心也是无奈,四人不敢有误射出真元,剩余我等七人在净琉璃领军之下,小心翼翼地上楼,这第三层不知有何玄机。一上楼,我们登时傻了,正中央便正是那魔月门,那是一座平台,上头只有一片浅绿色光影,与那一般的传送门不一样,没有圆形环,周围则全无魔踪,真如我断言,魔军已全撤回了魔月星。四个镂空大窗子,可以清楚看到血刀,高度也是一致,在此甚可遥望那外阵人群,而内阵异形纷飞,煞气笼罩一览无遗。楼梯上来,往魔月门之处,又有一只魔兽,口中吐出光束,正将魔月门罩住。子留已是仙人,星际游历经验,此时说道:“这只魔月门是定时传送门,各位看,那魔月门上方有十颗玄珠,现在仅剩下二颗玄珠亮着,这意味着,等一下剩下的两颗玄珠灭了,魔月门便会关闭,百年后才再度开启。“唉,此次也是计算有误,怎么这门提前开了?”净琉璃若有所思,拿出一个很大的水晶及一篇咒文,交给了我,说道:“魔月门关了以后,将水晶放在平台中央,四只血刀交会之处,持咒发出真元。“真元会激发水晶,血刀受吸引击向水晶,四刀在水晶中会相互攻击而崩解,如此便可破了四刀四绝阵,这塔内的魔兽光束也会停止。”他如此说明,我直觉有些不妥,我随即不加思索的将水晶递给了玄鹰,“记好破除的方法。”我不让玄鹰有思考的时间,接着又说道:“子留先生,请你封了魔口。”子留射出真元,抵住光束,霎时魔月门的保护光罩解除,可同时,玄珠又熄了一颗,看来魔月门快要关闭了。净琉璃、我、阿闪拉、东叶、玄鹰、紫仙到了魔月门前,玄鹰说道:“大师,我等是否用防御阵禁制了它,大师有何较佳阵形?”净琉璃忽道:“慢。”他顿了一下,抱住了我,哽咽接着说道:“阿风,我是一定要拿回宗巴魂魄的,你要好好保重,我走了,阿风。”他掉下泪来,突然转身无预警的纵入那魔月门!众人大叫:“大师!”进了魔月,意味着回不来,满是魔军的魔月,怎能容你猖狂,这是自杀啊!我其实早有预感,内心早就做下决定,向大家说道:“各位,有缘相聚,缘起群集,缘灭随风飘逝吧,玄鹰记得你的责任,破阵救真圈,各位忘了我吧,再会。”我言毕,咬牙一跃跳起,随净琉璃纵入魔月门!耳边传来“师父”,那是阿闪拉的声音。“主人!”那是东叶的声音。“盟主!”那是玄鹰的声音。“大哥!”我内心一阵悲凉,这是紫仙的声音。我紧追那净琉璃,飘入魔月星的传送阵。请继续期待天行客续集

  排列三第2020081期奖号:262。类型:组三,奇偶形态:偶偶偶,大小形态:小大小,和值:10,跨度:4。

  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对于年轻选手来说或许是个机会,但是对于老将来说,不是个好消息。如今30岁的丁宁对于东京奥运会有着怎样的期待。

,,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平台

上一篇:青色的火焰不宁肯地逐渐变幼
下一篇:没有了